北晚首页

人文

当着一家老小十来号人的面,饭桌上公布恋情结果会是?

2020-07-12

给陌生人一个笑脸!“打招呼”不仅属于情商范畴,与教养有着

2020-07-12

艺考究竟考察什么样的思维能力?告诉你哪种人不是艺术学院想

2020-07-11

高考结束,人生大考才开始!费鲁奇这19个古老法则,是人生

2020-07-11

美国疫情严峻,他走在旧金山的街上,却为何想要骑驴?

2020-07-11

“春色满园关不住,一枝红杏出墙来”,园内居住的人,该是怎

2020-07-11

被问到自己是像老舍先生多一些,还是像荆轲多一些?苏叔阳先

2020-07-11

曹禺晚年是否算“江郎才尽”?其女万方写书回应,试图寻找这

2020-07-10

老北京人钟爱的老豆腐好不好吃全在作料,对比豆腐脑至少有4

2020-07-10

古代书家多为文人学人哲人,明代大字热兴起,书法为何有别于

2020-07-09

青史留名的书法家都是达官贵人?“人以书传”贵于“书以人传

2020-07-09

忆李西安先生:他被称为“中国新潮音乐教头”,还是一名“预

2020-07-09

老北京炸酱面酱分荤素码分文武,梁实秋曾见证其“起死回生之

2020-07-08

顾颉刚与钱锺书认识交往四十余年,为何仍算不上有多亲密?

2020-07-08

米芾不仅爱好书画成为大家,更把自己从衣冠、身份中解放出来

2020-07-07

纪念张君秋百年诞辰:“先做人再演戏”

2020-07-06

缅怀张君秋大师:用骨髓练就的京剧艺术 为后学传递艺术圣灯

2020-07-06

纪念张君秋先生百年诞辰,汲取“四大名旦”及各家之长形成张

2020-07-06

“小暑”节气存在感不强,在东方朔陶渊明欧阳修笔下倒别有趣

2020-07-06

一句不经意的对话,让我想起已然离开我的那“三位父亲”

2020-07-05

小区中初遇“怪异”蜻蜓,读者反应五花八门

2020-07-05

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农村,小孩子都拿这几种废品换糖吃!还记

2020-07-04

重温夏丏尊的教育价值观,丰子恺是他的学生,朱自清曾这么评

2020-07-04

背诗是童年噩梦?《大唐长安城》用趣味解锁古代文化知识

2020-07-03

常书鸿:哪怕只剩我一个人,我也要去敦煌!

2020-07-03

读《京剧史照(增订版)》,品国粹传承,细数京剧点滴

2020-07-03

黑塞一生回复的读者来信至少有35000多封,信中都提到什

2020-07-02

《红楼梦》植物大观园:宝钗之牡丹,黛玉之芙蓉,为何元春是

2020-06-30

汉服文化近年来兴起:由书画典籍知根源,接地气才有前景

2020-06-29

端午时节防五毒:小孩穿肚兜大人来喝酒,日本风俗别有不同

2020-06-28

略记江苏浙江之行所观所感:服务区景区公厕令人“鼻”目一新

2020-06-28

父母和孩子间的亲密关系应该“没大没小”吗?汪曾祺曾写过一

2020-06-27

儿时的端午节还记得吗?这些习俗不能少:划龙舟、斗蛋、涂雄

2020-06-27

过端午就知道吃粽子?老北京旧俗还会吃“糖蒜就面”,有这些

2020-06-25

邓小平与他一同学习,邓颖超为其题碑,张友渔评之“为党为国

2020-06-24

遗憾!我国珍贵国宝流失海外 万幸!巩县石窟尚存三幅

2020-06-23

追忆艾芜访日的那些片段,老一辈作家的礼貌令人尊敬

2020-06-21

老北京豆腐脑打卤十分讲究,这味道现在尝不到了

2020-06-21

父亲节忆往事,他能直面人生,也能直面死亡

2020-06-21

他是新中国第一本《文学概论》作者,一生为人谦逊,子女教育

2020-06-21

疫情宅在家,男子清洗三角梅花瓣:妻子怀疑我得了新冠肺炎?

2020-06-20

戏剧界作者和编辑结缘,竟成四十年的良师益友

2020-06-20

端午小长假临近,谁第一个想起来要把节日送给屈原?

2020-06-20

为学生改作文要把评判变成交流!怀着善意去发掘,总能发现闪

2020-06-20

这个星期日是父亲节!父爱不缺位,孩子更健康

2020-06-20

十几岁的孩子们都有哪些“偶像”?看看他们自己怎么说

2020-06-20

纪念列夫·托尔斯泰逝世110周年,《复活》:挂起为世界照

2020-06-19

一代文青的“诗与远方”:凯鲁亚克与他催生出的“垮掉的一代

2020-06-19

不可一日无此君,《红楼梦》中提到过这些文人雅器,你注意到

2020-06-17

徐德亮:张善曾先生对相声的贡献,可以用“巨大”来形容

2020-06-15

刘宝全、白云鹏、骆玉笙……回顾京韵大鼓名家名段

2020-06-12

高原:我目睹了北京摇滚乐从无到有,94年红磡演出是一代人

2020-06-12

从翻译《缎子鞋》到集“鞋”, 一双鞋为什么能引起他的兴趣

2020-06-11

在印度古城斋浦尔王宫剧院看电影,一种现代与传统的纠缠

2020-06-11

词牌名从“鹊踏枝”到“蝶恋花”,品柳永晏殊等名家思愁伤别

2020-06-11

为什么说京剧是一种时尚?不断“跨界”又使得它魅力永存

2020-06-09

苏州东山花果宴:四道甜品画龙点睛 深谙当地美食要义

2020-06-08

真“狡猾”!不爱吃饭的小朋友,竟然自己做了个“鸳鸯锅”?

2020-06-07

说了啥?饭桌上的一句“直言”,让性情耿直的他仰脖喝了杯中

2020-06-07

曾横穿八一电影制片厂大院,这条小河承载了很多人的童年,因

2020-06-07

熬小米儿粥蒸小米儿饭之外,小米的第三种吃法,你知道吗?

2020-06-07

真暖!社区内的超240人“近邻微信群”,“隔空”拉近了人

2020-06-07

今年张君秋先生百年诞辰,晓来谁染霜林醉,总是离人泪

2020-06-07

女儿回忆张君秋生前往事:他演《大保国》和《二进宫》的情绪

2020-06-07

一代大师张君秋:创造出张派艺术的他,见证了京剧史上空前绝

2020-06-07

眼睛是会骗人,因为有这个盲区,眼见未必为实

2020-06-06

小男孩跟他的医生相继感染新冠肺炎,但是他们不怕,因为有这

2020-06-06

相逢问蚕麦,农人最忙时节,品读古诗词中的芒种

2020-06-05

芒种推荐民谣《你可知道》:简朴的人生寓言道出漫漫人生路

2020-06-05

张恨水的饮食观:吃肉吃果喝酒喝茶 简简写“吃”别有寄托和

2020-06-04

夏日迎来啤酒盛宴,老北京人都爱喝什么酒?

2020-06-03

东交民巷来源众说纷纭,元末明初形成,最初为何叫东江米巷?

2020-06-02

蔷薇是春日最后的见证,细品白居易黄庭坚等名家诗词中的蔷薇

2020-06-02

中国大妈因疫情被困英国,宅家抗疫也要“有声有色”

2020-06-02

什么是童心?小学生发挥奇思妙想,想要百变万能书包

2020-05-30

专家一再告诫提高免疫力才是王道,走出家门后可以做这些事

2020-05-30

你知道啥是“二股子”吗?五十多年前,家家户户可能都离不开

2020-05-30

他在《宰相刘罗锅》里饰演家丁张成粗胖而狡黠,现实中还有“

2020-05-30

曾经运兵的军列又被称为“闷罐车”,想坐上去却比如今高考还

2020-05-30

萨尔瓦多有这样一家图书馆,只要不携带武器,都能自由出入

2020-05-29

纪念赵超构先生诞辰110周年,他作为报坛名家,这些故事你

2020-05-29

北京地域书风始于“燕系书法”,“天咫墨存”详叙京华今古书

2020-05-28

我要赢了你的将!儿时的游戏“吹将”,你玩过吗?

2020-05-28

生津解渴、清热解暑,地道的老北京酸梅汤到底有什么秘方?

2020-05-28

在曹靖华笔下,鲁迅之形象并非“横眉冷对”,倒显得丰富可喜

2020-05-27

著名书画家鲁光的父亲一生只对他发过一次火,因为一杆秤……

2020-05-27

他曾是末代皇帝溥仪的英文老师,从600封给友人的通信中,

2020-05-27

半个世纪过去,广受欢迎的《燕山夜话》为何今天读来仍不过时

2020-05-26

老一辈人回忆粗茶淡饭的日子,自己动手下厨更有家的味道

2020-05-24

林散之能做到诗、书、画三绝,有着怎样的“诀窍”?

2020-05-24

极致造就艺术,京城中的唯美,晓莲镜头下的“夏宫”

2020-05-23

老北京人爱面食,“修笼屉”也算是老辈人特有的一门绝活儿

2020-05-22

卡尔维诺的城与人,种在城市化危机中的梦想,看见城市的另一

2020-05-22